今天是:

大山深处文明涌(4.9)

时间:2018-04-09 10:5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 

        贵州月亮山,一直流传着野人的传说,特别是1996年的女野人强暴老汉致死命案,经《贵州商报》报道后,持续发酵,探险者多次徒步穿越,历时月余,至今,寻未果。

        2016年10月,一个高速项目部在月亮山腹地的水尾乡安营扎寨。他们,不是为寻找野人,而是为一条高速公路的建设。

        测量作业,可以说每次都是探险。沿途或有虫蛇出没,或有悬崖陡壁,测量小组背着仪器,就如随身的武器,他们结伴而行,歌声铿锵,彼此壮胆。《大王派我来巡山》里,有几句歌词,他们张口就来:大王叫我来巡山,抓个和尚做晚餐,这山涧的水,无比的甜,不羡鸳鸯不羡仙。大王叫我来巡山,我把人间转一转,打起我的鼓,敲起我的锣,生活充满节奏感……经过无数次的巡山测量,至今,他们没有发现过野人的踪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无限风光在险峰。深入不毛,是与大自然的开怀畅谈,谁能有这样的机遇呢。项目部入住后,或山顶、或峡谷、或山坡,在绿色的掩映下,云雾缭绕中,陆续出现了一个个桥墩,一处处隧道口,一段段桥梁——这就是建设者的杰作,在大山深处的点染的文明画卷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尾乡是水族乡,“水尾”用水族话来说,就是“水边的寨子”,水族人民老实本分,民风淳朴,为全省极贫乡镇。大家知道村里来了一帮修路的人,个个有了盼头,水尾乡的春天从此被叫醒。

        标段经理肖大兵第一次来到水尾村,心里还忐忑不安:置身于水族老乡面前,像个另类,村委会办公室阴暗狭窄,像是监狱。村书记潘秀锋的一段话,解除了肖大兵的疑虑:“从村里到县城,50里的路来回要5个多小时,村里的年轻人搬的搬迁的迁,守着绿水青山、金山银山,仍然缺衣少穿。你们来了,我们就有了出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疑虑没了,肖大兵又多了顾虑:“修路造桥,行善积德,除了慷慨解囊外,我们还能做些么?”带着顾虑,肖大兵走进村里,用实干证明一切。拓宽进村道路,帮扶重修村委会办公楼,为乡中心小学捐资助学,一系列帮扶工作先后展开。肖大兵因此备受拥戴,被聘为兼职村副主任。

        水尾乡中心校有个水歌班,是少数民族特色班,由于学校地理位置偏僻、教育资源有限,这个特色班难以为继的时候,项目部雪中送炭,捐献了1万元,水歌,大山里的一声悠扬,将随着扶贫路的开发,飘出大山。现在的水尾村委会办公楼,窗明几净,是项目部投资5万元修建的,这里,成了村里聚会嬉戏的场所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水尾村乡距离榕江县城大约50公里, 2016年年底,第一次来项目部,当时,沿线都在建设,车辆络绎不绝。一路颠簸,摇晃和步行在一个频道上,本来脚没着地,手机计步器却计了数万步。当天,微信运动收获众多点赞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司机说,这还是好的,颠簸说明还再走,不颠簸了,说明路上出事了。常常有一辆车抛锚在路上,所有的车都被堵住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。如果你在城里打车或者租车,基本上办不到,因为开车没有走路快。当被问“去哪里?”的时候,你说“水尾乡”的时候,就有“不去”二字划上了句号。送货的还是送客的,都把到此一游看做“探险”。

        2018年3月,再来项目部,这次,路好了许多。来时,看过天气预报,说是没有雨的,但到了之后,小雨哗啦啦下个不停,在这个“天无三日晴、地无三尺平、人无三两银”的地方,小气候就是这样任性。

        肖大兵说,在这里,建一条高速,还要顺带修一条乡道。目前的施工便道,在原来“羊肠小道”的基础上,经过了拓宽改造,路面没有铺装,等高速通车后,我们不能一走了之,政府部分出资,要把几十公里的乡道负责修好。不久的将来,这里将不再颠簸。

        水族生活习惯与我们不同,饭菜很不合外地人的胃口,吃只能在项目部上。住也不例外,项目部是全乡最豪华的“宾馆”。夜晚的月亮山,没有月,潇潇雨声,淙淙溪流,一阵风来,树上的雨滴敲打着房顶,咚咚的似鼓声。在这样的交响里,和大家聊天,才知道月亮山的来历。

        传说很久以前,山上住着一户人家,夫妻二人老来生子,取名阿娃。阿娃稍大,就孝顺父母,发奋耕种,但天不时地不利,连日大旱,阿娃日夜挑水浇地,禾苗仍无力回天。望着皎皎月光,阿娃焦头烂额。这时,一阵??作响,阿娃依稀看见一位少女,施洒甘霖。禾苗得救了,天下又降下个“林妹妹”,二老笑逐颜开,阿娃和少女随结为夫妻。哪知好景不长,一天,风雨交加,天兵天将腾云而来,上帝派人索少女。原来,少女为上帝女儿,怜悯阿娃,为孝心所动,偷偷下凡。两人抱头而泣,不愿分离,天将随拿出上帝之剑,将二人分开,并劈山为二,中间为峡谷,阿娃在东山,旭日从此升起,即为太阳山,少女在西山,日落于此,就是月亮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晚,我依稀梦见皎洁的月亮,漂亮的仙女,淳朴的阿娃,还有贫苦的水族百姓……野人,我相信,这只是个传说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交通不便和落后,并没有阻碍现代化的脚步。淘宝了东西,快递送不到,且项目多处施工点,手机没有信号,人和物,常常处于“失联”状态。为此,项目部开通了淘宝的“绿色通道”,在城里找个代办处,集中收件,外出办事者,都是兼职邮递员,给大家带来一件件宝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山,给人无限的遐想,酝酿着诗和远方。黄海波是武汉大学毕业的,除了干好工程,他还制作视频,写诗,把工程的节点、山里的气象、满怀的豪情,分享到朋友圈。姑塘坡架设第一段梁,黄海波指挥完生产,又拿起笔杆子,写道:地靴天冠锦衣长,云戏苍松绕五脏。挂壁巧成悬山路,邻水暗度入陈仓。深山老林无人迹,桥穿隧贯有二航。莫忘苦寒诸将士,只争朝夕在姑塘。

        出不去,下班后干什么?大家不约而同的往办公室跑,抱团而来,切磋才艺,交流技术,自发形成了“每天学习两小时”活动,各种交底、学习、交流,次第开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苦,与文明无关。天堂,是生活最窒息的地方。端坐窗前,耳畔萦绕着山里的歌声:大王叫我来巡山,我把人间转一转,打起我的鼓,敲起我的锣,生活充满节奏感……

 

 

王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