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60年坚守一线:两代二航人匠心传承(7.24)

时间:2018-07-24 16:06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      竖起大拇指,手臂上扬,“起!”,几个简短的动作和口令过后,一件重逾3吨的设备零件就稳稳地吊装到位,指挥这些设备吊装的,是一位皮肤黝黑,头戴墨镜,手戴白手套,胸前口袋里挂着对讲机,浅色工装几乎全被汗水浸渍湿透了的中年汉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领工员赵玉安而言,这是最平常的一天。自1979年参加工作以来,他在工地上一直干起重,近40年来,在30多个工地一线奔走指挥,从未转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提起起重,不少人都有这样的印象:起重机司机手握操纵杆,端坐在舒适的驾驶室里从容的进行吊装作业。然而,起重行业中最难的却不是操作起重机,而是起重工。

作为吊装作业的“中枢”,起重工是吊装作业中最重要的岗位,他在公路、铁路、桥梁、港口等各类施工项目中都起着四两拨千斤的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55岁的领工员、起重技师赵玉安而言,在施工一线担任指挥近40年来,一顶安全帽,一双白手套从未离身,一颗匠心也从未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还没有现在用的对讲机,只有一只口哨。除了吹哨,其他的指挥口令全凭手势和嘴巴喊。”回忆起当初的工作场景,赵玉安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干起重指挥其实没有太多技术要领,最主要的就是把握好力的分配和变化。自己多琢磨吊耳受力点变化等吊装细节,时间久了,就会积累出来经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芜湖,深圳,广西,江苏、浙江……全国20多个省份的工地上都曾留下赵玉安的足迹。他到的项目,往往是起重作业较重的,也往往是起重作业最关键的阶段。上一个项目杭黄铁路,他只干了两个月,完成最重要的部件吊装任务后,就接到新的调令,马不停蹄赶到镇江。

        2016年8月3日,在赵玉安的指挥下,五峰山长江大桥1500吨的钢围堰套箱采用两台浮吊并列安装法,成功安装。“快退休了,这应该是我退休前的最大吊装作业了。”对于收官之作,赵玉安格外较真,每一个吊点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,现场并没有重大的吊装任务,赵玉安仍没有空闲,每天依旧在现场指挥起重机司机和工人们进行作业,有时一根钢缆磨损过度或是工人站位危险,他立即叫停。“不行就是不行,一旦某个小细节出了问题,就会出人命关天的事故,必须确保每一次吊装万无一失,这是我的工作。”正是这样的承诺,保证了五峰山长江大桥现场吊装作业的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和赵玉安近40年坚守一线生产几乎一样,他的父亲在二航局干了20年普通工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追溯到1979年7月的一天,赵玉安的父亲看着即将接替自己、继续为二航局工作的儿子,嘱托他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。赵玉安的父亲也是一名老二航,1959年进入二航局,与赵玉安不同的是,父亲干的是混凝土工。为了能维持一家7口人的生计,父亲常年在工地上劳作,一年中仅有一两次回家的机会。儿时的赵玉安总是盼望着父亲回来,盼望着父亲带些糖果回来。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,糖果几乎是唯一能给孩子们买到的零食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几十年后赵玉安同样奔走在各个施工现场一样,他的父亲四海为家的习惯难以改变,岁月流逝,手握振动棒的场景历久弥新,时常说道过去的点点滴滴。和话不多却闲不下来的赵玉安一样,父亲从来都是埋头苦干。赵玉安回忆说,在二航工作的20年间,父亲很多次获得个人先进。而对他自己而言,安全生产先进个人也是再平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我最多还能干两年,领导说我最少还得干三年。”赵玉安平静地话语中带着一丝自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四公司的宝贝,不,他是二航局的宝贝!”7月14日,在五峰山长江大桥北岸主3号墩的工地,当提起这位老起重时,项目部一分部常务副经理杨琳这样说道。

不远处,赵玉安正拿着对讲机,向目视范围外的一处岗位交待着。在现场嘈杂的作业声音和各种体积巨大的机器设备中间,他那灰色的身影几乎很难让人看见。

 

 

 张云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