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
一场“不接地气”的架桥施工

时间:2019-07-05 14:51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

        福建沙埕湾青屿岛和秦屿台之间,相距近千米。中间,一道幽深的海峡,几片静谧的鱼塘,一条弯弯的山路。这里,海峡有船,山路有车,岛上有成群的飞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像一列长长的火车,从山洞里慢慢爬出来。”“这个方案有趣,还像在打电脑游戏——那个‘推箱子’游戏。”在秦屿台顶推现场的会议室里,工人们看着施工动画片,叫座又叫好。屏幕上,一万三千多吨的钢槽梁要在这儿拼装对接,并通过顶推,跨过13个墩顶,在确保一定的弧度和坡度下,与千米之外的主桥钢箱梁精准对接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这个工段的负责人张文龙,却神态凝重,压力重重,耳边时刻萦绕着一个声音:“沙埕湾大桥是整个沿海高速的关键线路,钢槽梁顶推是大桥的关键线路,顶推的成败,就看张文龙!”指挥部领导在会上一针见血,张文龙被刺的生疼。他参建过泉州湾跨海大桥施工,曾经沧海,面对千米级的顶推施工,他没有把握,只有时刻警醒自己:不能在“阴沟里翻船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墩身之间标准跨度80米,钢槽梁每跨重达600多吨,在自重压力下,钢槽梁下垂达到一米。”张文龙说,槽型梁形似水槽,上口是敞开的,整个梁的刚度就很弱,如果把墩身比作电线杆子,槽型梁就如一根下垂的电线,想把它绷直,简直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常规施工方法,这种墩顶架梁多采用支架法,也就是先在墩身之间搭设支架,再把钢槽梁一节一节吊装上去,在支架上焊接拼装,等全部钢槽梁连城一个整体后,再拆除支架。这是项目投标时的施工方案,这种方法,简单易行,也没有危险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可行的方案,在钻孔桩施工阶段,就被项目负责人汪学进推翻了。“这里都是养殖区,特别是每年5-6月份,大黄鱼来这里产卵,如果打桩一震动,鱼跑了,老百姓就来了,本来造福的事,就变成了造孽!”汪学进说,钻孔桩施工,他们就是使用改装后的钻机,用液压驱动代替齿轮传动,减少噪音和震动。如果在这里打桩,噪音和震动就不可避免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资金的捉襟见肘,也让汪学进“穷则思变”。“如果全部搭设支架,光是材料就要几千万元,同时,现场就要实行人海战术,安全质量全靠人,很难掌控。”一向精打细算的汪学进,和设计人员软磨硬泡了一两个月,才把自己的顶推施工想法变成了设计的思路,并得到指挥部专家组的一致认可,最终促成施工方案的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顶推施工符合绿色施工的理念:不打桩、不封路、不污染水源,工厂化焊接拼装,机械化换人,根本与地面不接触。但这种“高大上”的工艺,燃烧的是施工人员的大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顶推难度超过国内类似工程,弯桥顶推需要确保千斤顶的同步。”汪学进说,如果把钢槽梁比作动车组,那么,千斤顶就如动车的驱动轮,所有的驱动要协调同步,动车才能平稳运行。为此,汪学进请来顶推专家刘守球,对千斤顶的同步控制进行研究。“单幅钢槽梁顶推到位,就需要24台大吨位三向千斤顶,我们专门为这个项目量身定做一套系统,一套设备,这在国内是一种大胆的尝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常规的直线顶推,即使有一定的坡度,施工也毫无悬念,但长距离曲线顶推工艺,在国内还不成熟,南引桥的转弯半径为1730米,假设从起始点沿着附近两个墩身直线顶推,钢槽梁与主桥的对接点就会偏移50多米,而实际上,中线误差不能超过5厘米。这就意味着,在顶推过程中,千斤顶要不断的纠偏,左右纠偏量超过50米。”张文龙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基层要提质增效,就是与困难打交道,不断优化方案,给自己找麻烦。”汪学进说,在50米的高空,把“长长的火车”推着跨过12道险关,等于与狼共舞,要跳好“完美的舞步”,曲线是难题。另外,桥梁曲线带来的钢槽梁结构的不均衡,带来的难题更多。

        钢槽梁在设计制造的时候,受力点集中在墩顶的支座部位,但在顶推的时候,由于操作空间极其狭小,步履式千斤顶只能放在墩顶支座间的凹槽内。这样,千斤顶的支撑点就不在支座的支撑点上。“在不该支撑的位置支撑,钢槽梁就会产生较大变形,甚至遭到破坏。为了解决这一难题,我们设计了一种承载梁,承载梁重达20吨,能够通过千斤顶,把钢槽梁稳稳的托起来。”张文龙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天气热了,钢结构热胀冷缩幅度很大,需要不断调整。”更让张文龙担心的,还不在工程本身,“眼看台风季节也到了,钢槽梁迎风面将近4米高,福建沙埕湾又是风口,钢槽梁的临时锚固才是最烫手的山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有金刚钻,不揽瓷器活。张文龙带着他的顶推施工团队,通过BIM的运用,实现了可视化管理,大大降低了施工风险。目前,已经将右幅槽型梁顶推150多米,跨过了两个墩身。按照计划,他们每天都要顶推两节动车车厢的重量,才能实现年底顶推结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办法很省力,我们只是简单的操作。”“在钢槽梁下面,刮风下雨都不怕。”在顶推作业现场,工人看着千斤顶,听着油泵“滋滋”的声音,显得很悠然,甚至可以说说“闲话”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
 

王力、路冬